不会关电灯的人

2018年6月8日

  不会关电灯的人

  有一天,寺里来了几个身体很壮实的施主。

  戒尘说,他们一定不是潜心修佛的,因为看起来不像吃素的人。

  戒痴说,那也未必。戒言很胖,它是吃素的,智恒师父也很胖,他也是吃素的。

  几位施主走了后,戒傲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铅球,说是那几位施主落下的。戒傲在院子里把铅球扔着玩,有几个师兄经过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铅球吓了一跳。

  戒痴、戒尘两个小和尚,也在一旁凑趣,要扔铅球,可惜球没扔出去一米就掉在地上,还险些砸到了脚。

  我听到有人放声笑,智恒师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们身后了。

  智恒师父说,我来试试。他伸手接过铅球,奋力地扔了出去,铅球被高高地抛起。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喝彩,铅球已经飞上了房顶,我听见瓦片碎裂的声音,然后“通”的一声,铅球把房顶砸出一个洞,落在屋子里。

  我和戒傲忍不住大笑,平时我们闯祸师父都要板着脸说上我们半天,现在他自己闯祸了,不知道做何解释。

  智恒师父有点不好意思的对我们说,不好意思,把你们房间的屋顶砸了一个洞。

  我和戒傲面面相觑,智恒师父已经不见了。

  我和戒傲冲进房间里,发现铅球已经落在了我们俩床的中间。苦着脸看着房顶的破洞,已经是下午了,只能明天早晨去请镇上的泥瓦匠帮我们修补了。

  戒傲忽然笑了。他说,其实这样也不错,今天是十五,晚上在破洞里赏月,也是别样风味。

  戒嗔忍不住拍手相应。

  人一生会遇到很多困难,逆境是成长必经的过程,要学会在逆境下保持一颗喜悦的心,难能可贵。

  智惠师父一直觉得戒傲太浮躁,如果他看到戒傲今天的表现一定会很高兴,说不定还会赞扬他的修为大有进益。

  夜,豪雨悄然而至。

  累得半死抬来的大木盆,很快就装满了水,只好把容易受潮的东西全部堆在床上,抱着被褥跑到智缘师父的房间去打地铺。

  折腾了半天的戒嗔一时睡不着,忽然想起那位穿着破裤子的女施主。

  忍不住问智缘师父,那天,你是怎么劝说那位穿破裤子的女施主的呢?我看她整个下午都紧紧拉着她母亲的手,不愿意放开。

  智缘师父翻个身,侧过头,对戒嗔说,你去把电灯关上,我慢慢告诉你,我那天告诉她的故事。

  戒嗔伸手把电灯关上,黑暗中,听见智缘师父轻轻的笑声。

  师父说,戒嗔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不会关电灯的。

  智缘师父十六岁的那个夏天,他收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个年代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可和现在不一样,那是足够震动整个小山村的大事,师父的父亲拿着录取通知书,带着师父挨个往亲戚家跑,逢人便展示那张纸,告诉他这个等于考上功名,以后有机会当官的。师父跟在他后面,很多次想告诉他,你把通知书拿反了,不过师父最终也没有纠正。

  拿的人和看的人都不认识字,正和反又有什么关系呢?

  师父上大学去的那天,小小行李包里装塞着东西,有吃的,有用的。师父说,这些东西哪里能用得着呀?有人一边往外面拿,有人一边往里面塞。

  师父去城里上学去了,那是师父第一次出远门。山村里崎岖的小道上,师父的父亲跟在后面,不停地叮嘱着,把他能想到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部交代一遍。

  师父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交代那么清楚了。

  有多少人在十六岁的时候,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小孩子?有多少人在六十岁时发现自己曾经如此幼稚过。

  师父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学生,可能是年龄的差别,师父没有几个知心朋友,一晃就是三年。

  那年暑假,师父没有回家,托人带话回家说想留在大学的图书馆里看看书。过了些天,师父看见父亲拖着两大包东西站在校园中间,左顾右盼。

  师父冲下楼跑到父亲面前。父亲说,从来没来过城里,便想来看看。

  师父领着父亲上楼,父亲神秘兮兮地打听师父的身体状况。

  原来忽然不回家的师父,让父亲疑心他的身体出了问题,所以从没有出过小山村的父亲特意跑到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来。

  假期的宿舍空了不少房间,师父特意找了朝向不错的房间,让父亲住下,把自己新买的小台灯放在屋子的桌上。

  第二天早晨,灯泡破了,可能是父亲无意中打破的吧。师父没有追问,急忙跑到小卖部买了个新的换上。

  第三天早晨,灯泡又破了。师父怕父亲尴尬,依然没有追问,再次跑到小卖部买了个新的换上。

  第四天早晨,灯泡还是破了,师父终于忍不住问父亲缘故。父亲说,我看这个灯怎么也吹不破,就用木棍敲破了,省得点一夜,灯油都没了。

  在城里待过三年的师父已经忘记了生活在小山村的父亲一直都用着煤油灯,从来没有用过电灯。

  也许是拮据的生活费让师父感到压力,师父冲父亲发了火,你为什么不来问问我?

  父子俩哪有隔夜仇?很快,这件事情就像不曾发生过。

  送走父亲的那天,师父也不停往父亲的包里塞东西,依然有人一边往外面拿,有人一边往里面塞。

  师父站长途汽车前,不停地挥手。父亲忽然把头从缓缓开动的汽车中伸了出来,他大声对师父说,那几天晚上太晚了,你已经睡了,我就没有问你了,结果白天也忘了。

  师父想对父亲说一句对不起,只是车已经开远了。

  有什么关系呢?还有一辈子的父子要做,还有好多机会说那句话。

  后来,师父坐了牢。

  再后来,坐了接近六年糊涂牢的师父,被放了出来。

  六年时间足够长到摧毁一个信念,也足够留下很多遗憾。

  师父父亲的坟很好认,因为只有那座坟没有人打理,杂草丛生。

  风雨声很大,响到无人留心有人抽泣的声音。

  夜很黑,暗到无人看到有人泪流满面。

  我知道你是不介意的,可是那句话我却始终没法亲口对你说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